• <option id="sz6j3"><source id="sz6j3"><tr id="sz6j3"></tr></source></option>
    <track id="sz6j3"></track>

    <track id="sz6j3"></track>
    <bdo id="sz6j3"></bdo>
  • <track id="sz6j3"><div id="sz6j3"></div></track>
    <bdo id="sz6j3"><optgroup id="sz6j3"></optgroup></bdo>

    <track id="sz6j3"><span id="sz6j3"><tr id="sz6j3"></tr></span></track>
    當前位置:首頁
    > 走進黃巖 > 史海鉤沉
    索引號: 12331003E96936103G/2021-103292 文件編號:
    發布機構: 黃巖區 成文日期: 2021-07-02
    公開方式: 主動公開 公開范圍: 面向全社會

    李誠與《萬山綱目》
    發布日期: 2021-07-02 15:37   來源: 黃巖區 字體:[ ]

    ○嚴振非

     

    《萬山綱目》原有六十卷稿本,清李誠纂。經清末臺州學界名士校核后,名《萬山綱目賸稿》,共二十一卷。其中亦有部分殘缺(如第十三卷)。并存二篇序文,以及校核者三篇跋文。

    作者李誠(1778~1844),字靜軒,清黃巖縣石曲(今路橋)人。其父李秉鈞(歲貢生),師從著名學者戚學標(溫嶺澤國人)專治經學,著有《名物類求》六十卷等三部著作。李誠少時經其父嚴格教育,打下深厚的治學功底,考中廩生(一等秀才)。嘉慶十八年(1813),浙江學政在臺州選拔文章德行優秀的廩生,選中李誠。經浙閩總督、巡撫會考核定,用為拔貢生,保舉貢入京城。又經禮部會考、朝廷面試后,一、二等錄用為官,三等入國子監就讀,發下罷歸稱“廢貢”。李誠以優異成績晉升云南姚州通判。歷官云南魯甸通判、新平知縣、曲靖州同知、南關通判、順寧知縣、鄧川知州,在云南地方縣州任職十余年。李誠為官清廉,辦案公正,執法嚴峻。道光四年(1824)任新平知縣。新平縣位于云南的南疆邊陲萬山叢中,有“荒僻蠻陬”之稱,土豪結黨橫行,為當地大害,歷任知縣畏懼地方勢力,不敢治罪。李誠按大清刑律,嚴懲首惡,余黨悉散。為庶民生計,引種貴州橡樹和育蠶之法,為興禮教,用俸薪修桂香書院。

    道光六年一月,進行詔命各省編修省志。省志需在本省縣志基礎上匯集,新平縣地處荒僻,李誠查閱舊志,發覺這是“文獻無征”之縣。雖然在康熙年間上司嚴飭之下,于康熙五十一年(1712),知縣張云翮勉強自修成縣志四卷,可是“漏略殊多,又經兵,板毀無存”(李誠《新平縣志》序)。李誠在政務之余,決心編修一部縣志,介當地又無人才擔任總纂之職,于是主修、總纂兩職一人承擔。確定綱目后,延請老成紳士和熟悉風土民情的父老,廣泛搜集資料,再四處奔走采訪。新平縣境高山峻嶺,多少年不來不曾有知縣親臨,當李誠在亂山中艱難步行,出現在山民面前,山民們無不驚訝而動容。經一年的辛勞,于道光七年三月修成《新平縣志》,由云南學政李棠階作序。李棠階說,這部縣志的長處是地理記載,“山川精而確核,精閱之歷如掌上之紋也”,“自疆域、田賦,以至節孝、藝文諸目,靡不畢紀”?!白x靜軒之志,而靜軒之政可見,即靜軒之學亦可見”(李棠階《新平縣志》序)。

    道光十年(1830),云貴總督阮元發出檄文,編纂《云南通志》,開設通志局。次年,總纂王崧以病告辭。經李棠階推薦,李誠出任總纂之職。歷時三年,至道光十四年十月完成,共二百二十卷,這是一部十分繁浩的省級地方志巨篇。李誠先確定符合云南特征的體例,然后對上呈的各府縣志進行刪減濃縮,并補充考證重要史事、古跡,翻閱浩如煙海的典籍,“稿出其手者十之七八”(阮元《云南通志》序)。李誠修省志同時,發現載籍中云南地理謬誤甚多,撰《云南載籍辨誤》,指出《南中志》十一條、《后漢書》二條、《水經注》五條、《南齊書》一條、《樊綽蠻書》二條、《通鑑》數條錯誤。

    《云南通志》付梓后,李誠向云貴總督阮元請求,不再任行政官員,留在云南通志館。李誠以已之長,費時多年,編寫兩部山水巨著,第一部《水道提綱補訂》二十八卷,第二部《萬山綱目》六十卷。

    自北魏酈道元著《水經注》四十卷,歷代學者有所補遺糾謬,已失去原貌。一千二百年后的清乾隆二十六年(1761),天臺齊召南著《水道提綱》二十八卷。李誠以淵博的地理知識進行考證,認為南朝《水經注》與清代的地理環境已不能完全吻合,《水道提綱》是千慮一失。以黃河之源為例,《漢書·西域傳》說河有兩源,一出蔥嶺,一出闐東,注蒲昌海,潛行于地下,南出積石。而《元史·地理志》載,源在葉蕃朵思甘西的星宿海。李誠從山脈入手考證源頭,定論是從大星宿海東南山中一線流出,即巴顏喀喇山的黃河源,“河源實出蔥嶺、于闐兩處,《漢書》之言為不謬;所謂潛行地下出積石者,未為審耳?!薄端捞峋V》“其他疏漏偽誤處尚多”(李誠《水道提綱補訂》序),李誠因而撰《水道提綱補訂》。以后又撰寫《云南水道考》,詳載云南北盤江、金沙江、赤水江、瀾滄江等六條主要河流。歷史上記載考訂“水注”名作迭出,而記載“山經”卻寥寥無幾。李誠要使“水道”配套成書,又著《萬山綱目》六十卷,兩書合為中國歷史上較全面系統的“山水志”?!度f山綱目》記載主要山脈,起自西藏岡底斯山,再將全國山脈分為三大干,記敘詳盡,非尋常山志侈談名勝、廣載詩文可比,是一部具有實用價值的地理著作。李誠說“博稽載籍,參互考訂,尋其脈絡,正其偽缺,作《萬山綱目》六十卷,以補古今之缺”(《萬山綱目》序)。

    李誠還著有《宦游日記》《微言管窺》《醫家指迷》《十三經集解》等。十三經是漢代至宋代的十三部儒家經典,如《詩》《書》《易》《禮》《春秋》《周禮》《禮記》《左傳》《孝經》《論語》等。李誠《十三經集解》二百六十卷,首先陳述兩漢、魏晉專家的學說,以開導其源,然后采取明清學者對十三經的評說,以暢其源,特別對唐宋元明的儒學大師學說,均不遺漏。并對歷代儒學大師作出評論,如“漢劉向?!稌?、匡鼎說《詩》,則因有依據,非可以清凈之說。魏王弼注《易》,始以黃老解經,而專門名家之學廢。啖助、趙匡棄三傳,以空言解《春秋》,而經術大壞。晉衛道安、雷次宗變元學為禪學,而黃老之說混入于佛氏。唐李翱作《復性書》,而佛氏之說混入于吾儒。宋程朱諸大德,攘斥佛老,俾孔孟之道,今古為照,然程門自龜山外,游、尹、呂、謝諸大德又浸淫于佛氏。朱子同時,有金溪之學,尊德性,與道問學幾成水火。明王陽明出而姚江一派,流弊不可言矣”(李誠《十三經集解》序)。這一段評論,目空一切,自負甚高,對自漢代至明代的中國大儒,多有針貶。

    李誠認為,與前朝相比,只有清代“敦崇經學,以宋儒躬行實踐為主;以漢儒之考據實之,所以鴻儒輩出,著述日新。實有可以直接兩漢諸大儒者,而精核又復過之”(李誠《十三經集解》序)。李誠所說是事實,凡了解清初至中葉歷史的人,都明白這是“文字獄”所造成的,是朝廷對漢族文人的統治策略,引導他們埋頭故紙堆,做考據學問所帶來的結果。

    李誠五十六歲告老回鄉后,筑藏書僂名敦說樓,繼續撰寫許多著作,如《周易解》《易章句述》《易備》《古禮樂述》等。李誠于道光二十四年(1844)卒,終年六十四歲。其子李春枝,為清代兩浙藏書家之一。他為敦說樓藏書數千卷編目,名《敦說樓書目》四卷。清末,李家大宅失火,敦說樓遭焚毀,李誠的稿本大部分焚毀,《十三經集解》唯存《詩經集解》首冊,《水道提綱補訂》僅存浙水殘稿十余頁,《萬山綱目》存手稿二十一卷。

    光緒十一年(1885),黃巖王舟瑤、黃方慶、林丙修、孫泂、陳瑞疇、江伯震、郟黼平,郟頌平到路橋石曲李誠故居索求《萬山綱目》遺稿,僅二十一卷本,又有殘缺。次年,王舟瑤、王棻、楊晨、江伯震商議,將此書列入《續刻臺州叢書》第二集,由王棻校核。光緒二十五年(1899)王棻卒,此事中斷。同年冬,章梫(寧海人,時屬臺州)自湖南學政吳樹梅幕中歸鄉,王舟瑤將此稿及刻本交付章梫,請其攜湘中???。因原稿“真草數分,凌雜漫滅,不易識別”,章梫付其侄章孚(字中子)校核,事成呈戶部侍郎、湖南學政吳樹梅作序。光緒二十六年(1900),《萬山綱目賸稿》二十一卷??逃陂L沙,章中子攜書版歸臺州。

    《萬山綱目》成書,是清末臺州先賢對文化事業的貢獻。吳《序》說:“敘山之難實倍于敘水,李氏此書,為古今之絕作,輿地之津梁,雖屬殘編,實至寶也?!比鐩]有為此書??囊慌鷮W者,此稿早已蕩然無存。今日《萬山綱目》能列入《臺州文獻叢書》,是繼承先賢、傳承臺州地方文化的一項內容。

    《萬山綱目》僅有長沙刻本,被北京出版社列入《四庫未收書輯刊》(第九輯),還被線裝書局收入《中華山水志叢書刊》兩種書籍正文內容相同,“山水版”比“四庫版”多幾篇跋文。兩書每卷之后,均署原校和復校人?!八膸彀妗睍度f山綱目》,“山水版”書名《萬山綱目賸稿》。

    《萬山綱目》二十一卷手稿,經王棻、王舟瑤、黃方慶、楊晨、章梫、章孚等一批清末臺州著名學者反復校核后(其中卷十三、鄭十四章孚補錄),是一部版本??钡木?。幾位先賢的學識,自清末至今百年來,臺州無人可以超越!

     

    編者按:以下附萬山綱目序、跋及清史稿、光緒《黃巖縣志》、民國《臺州府志》李誠傳,均摘自臺州文獻叢書《萬山綱目》點校本(2017年11月,國家圖書館出版社出版),點校者嚴振非。

     

    萬山綱目序一

     

    大地之中,水流山峙盡之矣。言水者必源星宿,言山者必祖昆侖,其大較也。顧水不盡出星宿,如大江之源遠自巴薩通拉木山,大金沙江之源遠自達木楚克哈巴布山,黑龍之源遠自阿即格骨山,其說古人罕及之。而山則漠南祖岡底斯,漠北祖阿爾泰,亦不專屬昆侖也。大抵山水融結,陰陽互根,水源于山,始分而終合,山別于水,始合而終分,川流自古無異議。山則自《禹貢》導岍及岐,至于荊山,逾于壺口、雷首。說者謂壺口、雷首之脈,自荊山來岷山之陽,至于衡山。說者謂衡山之脈自岷山來。豈知山遇水則止,荊山、岷山斷無有越大河、大江,而為壺口、雷首及衡山之理。況乎自岷至衡大江而外,東來則有漢江,東南則有嘉陵,南下則有黔江,而沅水橫界其下,俱不能越。蓋《禹貢》所言者,人行之路而非山行之脈。后人不察,如唐一行輩,遂有“山河兩戒”之說,宋元諸儒悉沿其誤,即朱子亦不能定也。紀水之書,自酈道元而下代不乏人,至我朝齊息園先生《水道提綱》集其大成。惟山經缺如。昭代幅員遠過前朝,北抵鄂羅斯,西至歐羅巴,南及溫都斯坦。復遣監臣四出測驗,數萬里山河了如指掌。以故珥筆諸臣,于諸山經由派別,紀載獨詳。誠不敏,未能足遍天下,而博稽載籍,參互考訂,對尋其脈絡,正其訛缺,作為《萬山綱目》六十卷,以補古今之缺典。雖不敢自附于作者之列,然漠南北朗若列眉,并循其自然之曲折,絕無矯揉造作于其間。庶幾四海之內萬山交錯,而若者為枝,若者為干,無不按冊可稽,于《水經》外自樹一幟。后之有志地輿之學者,或亦有取于是云。

     

                                                         黃巖    李誠

     

    萬山綱目序二

     

    天臺齊息園侍郎在《一統志》館,以酈道元《水經注》不免踳駁,創為《水道提綱》,書而行于海內,從之所共知也。黃巖李靜軒明府,以道元以下言水者眾言山者希,纂《萬山綱目》六十卷,為齊氏《水道提綱》之配。書成而佚其大半,人之所未知也。余視學湘中之三年,友人寧海章明經一山,自家旋湘,抱《萬山綱目》賸稿付梓,其繕清本凡十有九卷;一山又得李氏手寫原稿以??樓逯?,則增多十二、十三兩卷;第五卷又多于繕清本之半。乃攜其從侄中子茂才相與校錄,定為二十有一卷。時予方梓《湘輶叢刻》《湘雅扶輪集》諸書,留中子于署中,與兒輩互相讐勘,而一山偕予出試寶、衡諸郡五月,旋即梓人竣工,向之所謂人未之知者,今乃復見于世矣。

    夫敘山之難實倍于敘水。水之源流分合大小順逆,皆舉目可定,前人成著又多可參稽,山則《禹貢》《山海經》第揭大端,酈注亦僅依其水道為次,欲就此數書中尋其脈絡而貫串之,未見其能詳也。輿地圖學古無善本,若其近出莫精于內府所藏輿圖。然繪山亦只作三峰之形,不能舉緜互之跡一線而聯屬之。至若坐談地勢,孰不知山祖昆侖。及與出戶登高,論順逆相生之理,則言人人殊。予生泰岱之陽,間關入都,嗣由都發程,軺車四出。度太行,仰嵩高,涉河越淮,略漢浮江,入豫章以望匡廬,臨錢唐而瞻會稽;頃又上二酉,探九疑,駐節于衡山之麓。舟車所歷,目繪神圖,條系支分,輒爽然其若失。今李氏此書,誠古今之絕作,輿地之津梁,雖屬殘編,實至寶也。臺州瀕海,宋明以來名臣輩出,近乾嘉數十年間,齊、李二君均成奇著,非臺岳秀靈之氣之特鐘歟?予獨憾齊書行而李書竟至于缺佚,藏山之業傳亦難知。及讀楊給諫、王孝廉諸跋語,則得存十九卷之舊者,其同邑諸君子之功也,多得二卷為二十一卷。??币孕惺勒?,實我一山及中子之力也。

     

    光緒二十六年五月  南書房翰林戶部左侍郎湖南學政厯城  吳樹梅

     

    ??獭度f山綱目》跋一

     

    自馬、鄭注《禹貢》,有三條四列之說,大旨本《史記·天官書》,后世言地理者祖之。以謂天下之山,皆源于昆侖,分三大支:一支入中州,則黃河南北之山也;一支入南紀,則江漢南北之山也;一支入漠北,則由遼東渡海,起為泰岱,回抱中支。故自羲、軒至于今日,帝王宅京多在中州,此其驗也。靜軒先生此書,略宗是說,先成南紀八卷,至廣西潯州而止,而未及粵閩。次成漠北十一卷,至山東登萊而止,而未及泰岱,蓋皆未成之書耳。至中州一支,原稿未見,尤不可謂完書矣!然先生記問淵博,度越時賢,其所造述規模宏遠,體例精嚴,書雖未成而殘膏賸馥,猶足沾溉后人,固不可以其未全而忽之。后之學者,誠能詳審義類。精研圖書,續成是編,以為息園先生《水道提綱》之配,豈不美哉。余從王玫伯孝廉舟瑤叚其原稿,粗讀一過,因書于其后。

     

                                     光緒庚寅除夕前三日    王棻   

     

    跋二

     

    同縣李州判誠,于學無不核,而尤深于經及輿地。其說經之書有《十三經集解》二百六十卷、《易章述句》八卷、《詩意》十卷、《詩通義詩篇》《義古禮樂述》若干卷。其輿地之書有《萬山綱目》六十卷、《水道提綱補訂》二十八卷、《云南通志》二百二十卷、《云南水道考》五卷、《新平縣志》八卷、《皇輿紀略》《蒙古地理考》若干卷。此外有《微言管窺》二十卷、《云南載籍辨誤》二卷、《宦游日記》二卷、《醫學指迷》一卷、《敦說樓集》四卷、《外集》八卷。惟《云南通志》《新平縣志》《敦說樓集》《醫學指迷》當日有刻本,余俱未刊播。光緒乙酉之冬,余偕友人黃茂才方慶、林大令丙修、孫大令泂、陳孝廉瑞疇、江明經青、郟上舍黼平,郟茂才頌平,至先生石曲故里。求其遺稿,得十余種。然皆編殘簡蒦,零替不全,此《萬山綱目》其一也。自第一卷至十一卷,紀岡底斯山北干至山東登萊而至,余八卷紀岡底斯山東干、南干至廣西潯州而止。然此八卷中原稿字皆行草,且多涂抹不易審辨,未及細校。因朝廷方續修《國史儒林·文苑傳》即以此本函寄京師,請楊給諫晨呈諸史館,以備采覽。

    去歲余與王子莊先生棻,及楊給諫、江明經,議續刻《臺州叢書》,擬以此書刻入第二集。讐校之役皆子莊先生任之,顧似刻成第一集而子莊先生遽歸道山。今冬,寧海章一山梫,就湘學吳侍郎之聘,來言湘中刻資廉于吾浙。因以此書原稿及副本付諸一山,請其重校授梓。一山可取《大清一統志》、鄂局《一統輿圖》《湘中輿地》《公會新刻圖》,及省府縣志諸書,細加考證,別為《校戡記》以附諸末。若能廣征圖籍,鉤稽脈絡,補其遺缺,以還六十卷之舊,則尤有功于鄉先哲之遺書也。

     

                                         己亥季冬    黃巖王舟瑤

     

    跋三

     

    己亥秋日,予自湘學使厯城司農吳先生幕中旋里,友人王玫伯以鄉先正李靜軒《萬山綱目》賸稿十九卷,囑攜湘中???。予整裝待發,付從侄子中子校之。為訂訛字甚多,玫伯又附來江伯震學博所藏李氏原稿真草數分,淩雜漫滅,不易識別。諦檢得北條大干,自山東登州府棲霞縣艾山,東南走大清河以南、淮以北,西盡衛河諸山,上下凡二卷(上卷全,下卷僅二紙),第五卷又多于鈔本之半,槖筆輶軒,無暇董理,乃揭中子渡湘專司校錄。至則司農先生深喜之,留住使署,與校其所梓《奉鞠齋叢書》《湘雅扶輪》諸集。予即偕軺車按試外郡。嗣予聞先君子不諱,五內俱裂,星奔故鄉。中子始終其事,刻成呈司農公乞序,公又為訂正若干條,然后攜版歸臺。先是寫本系黃玨成諸君子所校,定予對校。李氏手寫殘稿兩本均有訛字,取《方輿紀要》校之。道里遠近東西方位,各有差池,以校胡文忠摹本《一統輿圖》亦間不相應。若與《水道提綱》不合者,予以齊氏書,先生著有《補訂》二十八卷,今未之見,此書當為訂正齊氏之誤,不得據齊氏書以刺先生也。予會遭大故,無能與商校事,特版已歸臺、姑志其梓刻顛末云爾。

     

                                            光緒庚子十月   寧海章梫

     

    《清史稿》李誠傳

     

    李誠,字靜軒,黃巖人。嘉慶十八年拔貢生,官云南姚州州判,終順寧知縣。撰《十三經集解》二百六十卷,首臚漢、魏諸家之說,次采近人精確之語,而唐、宋諸儒之征實者亦不廢焉。嘗謂記水之書,自酈道元下,代不乏人,而言山者無成編,乃作《萬山綱目》六十卷。又《水道提綱補訂》二十八卷,《宦游日記》一卷,《微言管窺》三十六卷,《醫家指迷》一卷。

     

    清光緒《黃巖縣志》李誠傳

     

    李誠,字師林,號靜軒,石曲人。父秉均,歲貢生,專治經學。誠益加博綜,貫串該洽。嘉慶癸酉選貢成均,朝考二等,發云南候補直隸州州判,借補楚雄府姚州州判,署元江州知州,新平縣知縣,曲靖、云南二府同知,終順寧知縣。

    誠初為劉學使鳳誥器重,調詁經精舍肄業,筮任后受知于制府阮文達,委修《云南通志》。著有《十三經集解》二百六十卷、《新平縣志》八卷、《萬山綱目》六十卷、《水道提綱補訂》二十八卷、《宦游日記》一卷、《醫家指迷》一卷、《微言管窺》三十六卷。

     

     

    民國《臺州府志》李誠傳

     

    李誠,字師林,號靜軒,黃巖人。父秉均,字平齋。歲貢生,嘗從同郡戚學標游,專治經學,著有《名物類求》六十卷、《文曲類要》一卷、《庶用疑》一卷。誠益加博綜,貫串該洽,以嘉慶十八年拔貢,補云南姚州州判。歷署魯甸通判、新平知縣、曲靖同知、云南同知、南關通判、普淜州判、鄧川知州、順寧知縣。在新平,有里魁聚黨為民害,歷任不能治。誠執而置諸法,余黨悉散,民賴以安。地多山,不利植桑,誠仿黔省橡樹育蠶之法,教民種植。修桂香書院以課士,祀忠義、孝友、節烈,以資風勵。民懷其德,生祀于文昌宮。其在順寧,西境接耿馬土司界,時有川匪出沒其地。誠獲其首從二十余人,而盜風始息。順寧重役病民,誠勸置田畝,如宋義役之法,民免派累。復建書院、義塾,定訓士規條,未及兩載,善政備舉。去之日,士民攀送,絡繹不絕。誠為治,勸斷訟,善輯盜??置袂椴贿_,每行山野中,訪求利病,一有所得,即施于政。所至之處,尤以興文教、修志乘,表章忠義為急。居云南志局凡五載,成《通志》二百二十卷,稿出其手者十之八九,為總督阮元所稱。其說經,參酌漢宋。尤精地理,旁及歷算、醫術。嘗謂“記水之書,自酈道元下,代不乏人,而言山者無成編”。乃作《萬山綱目》六十卷,以配齊氏《不道提綱》。又謂,齊氏書網羅既富,不無訛缺,作《水道提綱補訂》二十八卷。又著有《十三經集解》二百六十卷、《易章句述》《詩意》《詩篇義》《古禮樂述》《管窺微言》《皇輿紀略》《蒙古地理考》《云南水道考》《云南載籍辨誤》《新平縣志》《宦游日記》《醫理指迷》《敦說樓集》。光緒中,從祀鄉賢祠。子煥燾、春枝,皆廩生。春枝,字芝亭,能世其家學,著有《毛詩名物考》《經學匯纂》《歷代金石錄》《精益求精齋集》。

     

     


    分享到:
    0
    【打印本頁】【關閉本頁】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色爱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