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ion id="sz6j3"><source id="sz6j3"><tr id="sz6j3"></tr></source></option>
    <track id="sz6j3"></track>

    <track id="sz6j3"></track>
    <bdo id="sz6j3"></bdo>
  • <track id="sz6j3"><div id="sz6j3"></div></track>
    <bdo id="sz6j3"><optgroup id="sz6j3"></optgroup></bdo>

    <track id="sz6j3"><span id="sz6j3"><tr id="sz6j3"></tr></span></track>
    當前位置:首頁
    > 走進黃巖 > 史海鉤沉

    曾銑籍貫和生年考證
    發布日期: 2019-03-21 14:34   來源: 黃巖區 字體:[ ]


     

    曾銑,字子重,號石塘,嘉靖八年(1529)進士。初授福建長樂知縣,后升任監察御史,巡按遼東。平定遼陽、廣寧、撫順兵變后,擢大理寺丞,遷右僉都御史,巡撫山東。三年后,改撫山西,官至兵部侍郎。嘉靖二十五年(1546),總督陜西三邊軍務,提出“復套”主張,因政治斗爭被誣入獄,嘉靖二十七年(1548)被殺。隆慶初年,平冤昭雪,追贈兵部尚書,謚襄愍。萬歷中期,神宗皇帝應御史周磐之請,為曾銑建祠紀念。

    作為明朝中后期著名軍事家、封疆大吏,其抗擊蒙古史跡載之諸多史籍,更因“復套”議案遭誣陷被殺而常為后之史家提及。但筆者發現,對于曾銑的許多問題,或因史家各抒己見,或因傳抄者的紕漏,卻存在頗多的分歧與爭論,至今懸而未決。就曾銑的籍貫與生年而言,古今相關文獻與著作所述,往往各執一詞,莫衷一是。

     

    籍貫

     

    關于曾銑的籍貫問題,學術界目前主要有兩種觀點。

    1. 江都或揚州人

    此說以官修正史《明史》等為代表,江蘇揚州、曾銑曾為官的遼東、山西和陜西三邊地區的大多數地方志書一般均持此說。

    《明史·曾銑傳》記載:“曾銑,字子重,江都人?!?sup>[1]5386明人的著作中也多處提到曾銑籍貫,如紀傳體史書名山藏記載為江都人[2]。李詡的筆記《戒庵老人漫筆》卷五《曾石塘武略》記載為“直隸江都人”。萬歷年間凌迪知所撰的《萬姓統譜》則記載為揚州人[3]。

    清代乾隆《大清一統志》和《江南通志》也持此說。乾隆《大清一統志》記載為“江都人”。[4]乾隆《江南通志》有兩處記載曾銑籍貫,一處為“揚州人”,[5]另一處為“江都人”。[6]

    揚州地方志書,如嘉靖《惟揚志》[7]、萬歷《揚州府志》[8]等均認為曾銑是“江都人”。

    曾銑曾巡按遼東、巡撫山西,該地大多數地方志書也認為曾銑是江都或揚州人。如明人修的《遼東志》記載為直隸江都人[9]。明人李輔修的《全遼志》兩處提到曾銑籍貫,一處說“揚州江都人[10],另一處說“直隸江都人[11]。明人劉效祖修的《四鎮三關志》也兩處提到曾銑籍貫,一處說“揚州江都人[12],另一處則說“直隸揚州人[13]??滴酢?/span>遼陽州志》也說其是“江都人”[14]。

    曾銑曾總督陜西三邊軍務,該地區的地方志也大多說其為“江都人”,如雍正《山西通志[15]、雍正陜西通志[16]、乾隆《甘肅通志》[17]均記載:“曾銑,字子重,江都人。

    明朝時期,稱直接隸屬于京師的地區為直隸。洪武初年建都南京(后改稱京師,永樂初年復改南京),以應天等府為直隸。永樂初年遷都北京后,又稱直隸于北京的地區為北直隸,簡稱北直;直隸于南京的地區被稱為南直隸,簡稱南直。揚州府是洪武年間的直隸屬府和永樂以后的南直隸屬府,江都縣則為揚州府治所在,所以上述志書所記載的曾銑籍貫“江都”“揚州江都”“揚州”“直隸江都”“直隸揚州”實指同一地區,準確到縣級行政單位應為“南直隸揚州府江都縣”。

    以上眾多史志均記載曾銑是江都或揚州人,甚至于曾銑在嘉靖二十七年(1548)下獄時,錦衣衛鎮撫司提審,也自供自己“系直隸揚州府江都縣人”[18]。曾銑為江都或揚州人似乎已是確證無疑的了。

    2. 黃巖人

    此說以曾銑的同僚和同時代人為代表,浙江、特別是臺州的地方志大多以為曾銑是黃巖人。曾銑同時代人、嘉靖十一年(1532)進士秦鳴夏(浙江臨海人)在《送大中丞石塘曾公巡撫山東序》說:公,吾浙黃巖邑人。[19]嘉靖十一年(1532)進士雷禮撰有國朝列卿紀》,在卷之百二十六“總督陜西三邊軍務尚書侍郎都御史年表”中記載其籍貫為“浙江黃巖人”,在同卷之“總督陜西三邊軍務尚書侍郎都御史行實”中更詳細地記為“浙江臺州府黃巖縣人”[20]。曾銑曾巡撫山東,其地的道光《濟南府志》記載其為浙江黃巖人[21]。另外,雍正《浙江通志》也認為曾銑是黃巖人[22]。

    上述史籍,雖然觀點不一,但除江都或揚州,及黃巖外,再無別處提及。由此,可以斷定曾銑之籍貫必與此兩地有著莫大的關聯。

    明人歐大任和唐鶴征認為:曾銑現籍揚州,祖籍黃巖。歐大任在《歐虞部集十五種》中記載:“曾銑,字子重,江都縣人。其先浙江臺州黃巖人也?!?/span>[23]明人唐鶴征《皇明輔世編》認為:“曾銑,字子重,其先浙之黃巖人,高祖仁政,徙居揚州?!?/span>[24] 585他們認為曾銑祖上為黃巖人,后遷至揚州居住,其遂生于揚州。

    但更多的人則傾向于曾銑原籍黃巖,后入籍江都。廖希顏所修的《三關志》記載:“曾銑,直隸江都籍,浙江黃巖人?!?sup>[25]清人陶元藻在《全浙詩話》一書中認為:“銑號石塘,江都籍,本黃巖人?!?/span>[26] 萬歷《黃巖縣志》“皇明科第”條載:“曾銑,寓揚州,應天中式?!?sup>[27] 相較于歐大任與唐鶴征,廖希顏與曾銑一度同僚(曾巡撫山西時,廖任山西按察司副使),而明萬歷年間相去曾銑所處年代不遠,且為方志“皇明科第”條所載,所以曾銑生于黃巖,后寓居揚州這種說法更加可靠。

    曾銑因何寓居揚州呢?臺州地方志對此有詳細的記載。嘉慶《太平縣志》載:“曾銑,字子重,號石塘,祖居松門南城外,又嘗徙黃巖之蒼頭街。父賈而貧。銑自少從客至揚州,遂以江都籍登進士第?!?sup>[28]243光緒《黃巖縣志》記載更為詳明:“曾銑,字子重,號石塘,世居蒼頭街曾家巷。父賈而貧,與江都商者善。銑年十二,豐神俊異,命題,即能警對。商謂其父曰:‘此子后必大貴’。商將別去,其父憊甚,遂以銑托商。攜至江都,延師督課,弱冠登嘉靖己丑進士?!?sup>[29]1395喻長霖等人在編纂《臺州府志》時,考證了各種史料后認為:曾銑,字子重(《明史》本傳),號石塘,黃巖人(秦鳴夏《送序》)。父某,賈而貧,與江都商者善。銑年十二,豐神俊異,命題即能警對。商與其父曰:‘此子后必大貴?!涓杆煲糟娡袛y歸,延師課之(《康熙志》)。故占江都籍(《三關志》)。[30]民國《黃巖縣新志》認同此說[31]。

    根據上述地方文獻,就曾銑的早年活動可以梳理出一個大概來,即曾銑祖籍溫嶺松門,故其號石塘,后其祖徙居黃巖,曾銑遂出生于此,生活到12歲,因家里貧窮,被其父托付給經商的好友,帶到江都,遂占籍江都,并在此考中舉人、進士。

    出生于黃巖,12歲后又長期居住于揚州,此種身世,到底是哪里人?確實很難界定。也難怪有些古籍記載前后抵牾,自相矛盾。如明代王圻所撰的《續文獻通考》有兩處提到曾銑籍貫,一處說:“兵部侍郎贈尚書曾銑,浙江黃巖人?!?/span>[32]另一處卻說:“曾銑,揚州府人?!?/span>[33]又如嘉慶《大清一統志》5處提到曾銑籍貫,其中卷五十七、卷一百三十五、卷二百二十六3處均載:“曾銑,江都人?!本砭攀溯d:“曾銑,浙江黃巖籍,江都人?!本矶倬攀擞州d:“曾銑,字子重,本江都人,世居黃巖?!?/span>[34]《大清一統志》實際編纂者眾多,最后由主纂者拼湊而成。不同的編纂者因為依據不同,或因考據不周,或干脆存疑,所以導致5處記載3種說法共存的狀況。

    其實,筆者認為曾銑的籍貫問題并不是無法厘清的。首先,要理解明朝籍貫的含義和戶籍制度的特點。明朝籍貫的含義與現代籍貫的概念并不一致。明人所說的“籍”以及“原籍”“祖籍”“本籍”等詞匯,含義比較復雜,有時指“役籍”(如民籍、軍籍、匠籍等),有時指“鄉貫”。而“貫”以及“鄉貫”“貫址”“祖貫”“原貫”“本貫”等詞匯,含義比較明確,絕大多數場合都是指祖居地,也有可能是“占籍”地。至于“籍貫”一詞,有時是并指役籍與鄉貫,但更常見的是單指鄉貫,必須根據上下文判斷。明代的戶籍制度比較嚴格,除宗室等特殊人戶外,都應當編入相應戶籍冊。明代文獻中,對于原初入籍之地,習稱“原籍”“本籍”“祖籍”,而入籍他處則稱為“占籍”“著籍”“附籍”。明代人戶的著籍情況比較復雜,大致有以下類別:①州縣單籍;②衛所單籍;③因起赴役地形成雙籍;④因自由遷移形成雙籍[35]。下面以解決曾銑籍貫最有說服力的史料《嘉靖八年進士登科錄》為例來說明。登科錄記載:“曾銑,貫直隸揚州府江都縣軍籍,浙江黃巖縣人?!?sup>[36]1670進士登科錄是曾銑自報家門的原始檔案資料,再綜合其他曾銑籍貫資料,筆者認為曾銑原籍為浙江臺州府黃巖縣,占籍南直隸揚州府江都縣,役籍為軍籍。

    其次,要結合明朝科舉考試的規則??婆e考試是明代審核籍貫最為嚴格的領域。原因是明代的鄉試是按布政司為單位舉行并有規定的解額,會試則分南、北、中三個地域按既定比例錄取,為防止因“冒籍”而影響地域公平,所以要求考生開報籍貫并嚴加審核。因此,在江都就讀并定居的曾銑,如不入籍江都,就必須回原籍考試,這就是典型的古代版的“考試移民”。至于個中原因,史料闕如,筆者也就沒有必要妄加猜測和演繹了。

    綜上所述,曾銑是浙江臺州府黃巖縣(現浙江省臺州市黃巖區)人,是不爭的事實。而持“曾銑是江都或揚州人”說者把占籍作籍貫,是有偏頗的。

    只不過,曾銑12歲之后便長期居住于江都,并在此度過青少年時光,及至其殞后,其子孫亦世代定居于此。因此,曾銑下獄之時供稱自己“系直隸揚州府江都縣人”,而當地人及不明就理考證不詳者稱其為江都或揚州人,于情于理也是可以理解的。

     

    生年

     

    至于曾銑的生年,史料并無確切記載。今人的研究有三種說法,現羅列如下:

    1. 1509

    2011年哈爾濱師范大學于龍的碩士論文《明朝洪武至嘉靖年間河套問題研究》、2014年中南民族大學宋星河的碩士論文《曾銑閩遼治績研究》均持此說。其依據為光緒《黃巖縣志》記載:“弱冠登嘉靖己丑進士?!?sup>[29]古代男子20歲稱弱冠,嘉靖己丑年即嘉靖八年(1529)曾銑20歲,據此推算,曾銑生于正德四年,即公元1509年。光緒志這種說法只是孤證,也沒有注明出處,更沒有其他史料的佐證。況且此后修纂的《臺州府志》和民國《黃巖縣新志》均沒有采信曾銑弱冠中進士之說,說明后來的修志者并不認同。

    2. 1500年1月18日

    2015年內蒙古大學劉春媛的碩士論文《曾銑邊政活動研究》持此說。其依據為《嘉靖八年進士登科錄》中的曾銑履歷:“曾銑,貫直隸揚州府江都縣軍籍,浙江黃巖縣人。府學生,治《易經》。字子重,行四,年三十一,十二月十八日生。曾祖?,祖宏,父輔。嫡母趙氏,生母張氏。具慶下。兄錦、銓。娶陳氏。應天府鄉試第五十三名,會試第二百二十七名?!?/span>[36]1670就是說嘉靖八年(1529)曾銑中進士時為31歲,其生日為十二月十八日。據此,曾銑應該生于弘治十二年十二月十八日。按《中國史歷日和中西歷日對照表》計算,弘治二十年十二月初一日為公元1500年1月1日[37]613,由此推算,曾銑應生于公元1500年1月18日。進士登科錄屬于原始檔案資料,由此得出的結論理應是比較可靠的,但仍是孤證。

    3. 1499

    2000年吉林大學李洪權的碩士論文《評曾銑之死》持此說。此篇論文沒有指出具體的史料依據。筆者推測,史料依據依然是《嘉靖八年進士登科錄》,作者只將曾銑生年弘治十二年簡單推算為公元1499年。殊不知弘治二十年十二月初一日(1500.1.1)以前屬于公元1499年,曾銑的生日卻在弘治十二年十二月十八日,應為公元1500年1月18日,這就犯了中西歷日換算簡單化的錯誤。

    近年來,筆者在曾銑研究過程中一直留心于其生年史料的搜集,查得無名氏整理的《兵部問寧夏案》一書中有一段曾銑年齡的資料:“查得先該錦衣衛鎮撫司打問得犯人曾銑供:年伍拾歲,系直隸揚州府江都縣人?!?sup>[18]該文是嘉靖二十七年(1548錦衣衛鎮撫司提審曾銑時其自供狀,屬于當時人摘抄兵部檔案整理的重要史料。這一發現,讓筆者眼前一亮,即與《嘉靖八年進士登科錄》中的曾銑履歷進行比對。曾銑下獄并被殺害的時間是嘉靖二十七年,時年50,倒推至生年剛好是弘治十二年,結果與進士登科錄完全吻合。由上述兩段史料完全可以斷定,曾銑出生于弘治十二年十二月十八日,即公元1500年 1月18日確鑿無誤。

     

    參考文獻:

    [1]明史·曾銑傳(卷204)[M].北京:中華書局,1974.

    [2]何喬遠.名山藏·臣林記·嘉靖臣六[M].

    [3]凌迪知.萬姓統譜(卷57)[M].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4]乾隆大清一統志(卷37)[M].

    [5]乾隆江南通志·選舉志·舉人四(卷128)[M].

    [6]乾隆江南通志·人物志·宦績六(卷144)[M].

    [7]盛儀.嘉靖惟揚志·人物志上(卷19)[M].

    [8]萬歷揚州府志·人物志上·科目·皇明甲科(卷15)[M].

    [9]任洛,等.遼東志(卷5)[M].

    [10]李輔.全遼志·宦業志(卷4)[M].

    [11]李輔.全遼志·官師志(卷5)[M].

    [12]劉效祖.四鎮三關志·才賢考·遼鎮才賢·勛勞[M].明萬歷四年刻本.

    [13]劉效祖.四鎮三關志·職官考·遼鎮職官·文秩[M].明萬歷四年刻本.

    [14]鑣,施鴻.康熙遼陽州志·名宦志(卷21)[M].

    [15]雍正山西通志·名宦三(卷85)[M].

    [16]雍正陜西通志·名宦二(卷51)[M].

    [17]乾隆甘肅通志(卷27)[M].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18]兵部問寧夏案[M]玄覽堂叢書初輯第十八冊.臺北:正中書局,1980.

    [19]秦鳴夏.送大中丞石塘曾公巡撫山東序[M]李時漸.三臺文獻錄(卷11).

    [20]雷禮.國朝列卿紀(卷126)[M].

    [21]道光濟南府志·秩官(卷25)[M].

    [22]雍正浙江通志(卷132)[M].清文淵閣四庫全書本.

    [23]歐大任.歐虞部集十五種·廣陵儲王景趙朱蔣曾桑朱宗列傳[M].清刻本.

    [24]唐鶴征.皇明輔世編(卷6)[M].臺北:明文書局,1991.

    [25]廖希顏.三關志·官師考·巡撫條[M].

    [26]陶元藻.全浙詩話(卷33)[M].清嘉慶元年怡云閣刻本.

    [27]萬歷黃巖縣志[M]天一閣藏明代方志選刊.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63.

    [28]嘉慶太平縣志[M]中國地方志集成. 浙江府縣志輯(第50 冊).上海:上海書店,1993.

    [29]光緒黃巖縣志[M]臺灣成文出版社編輯組:中國方志叢書.臺北:成文出版社,1975.

    [30]喻長霖.臺州府志·人物傳四(卷103)[M].

    [31]民國黃巖縣新志·人物傳(第23編)[M].

    [32]王圻.續文獻通考·謚法考(卷151)[M].明萬歷三十年松江府刻本.

    [33]王圻.續文獻通考·輿地考(卷232)[M].明萬歷三十年松江府刻本.

    [34]嘉慶大清一統志[M]. 四部叢刊續編景舊鈔本.

    [35]高壽仙.關于明朝的籍貫與戶籍問題[J].北京聯合大學學報(人文社會科學版),2013:1:25-35.

    [36]陳文新,何坤翁,趙伯陶.明代科舉與文學編年(中)[M].武昌:武漢大學出版社,2009.

    [37]方詩銘,方小芬.中國史歷日和中西歷日對照表[M].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1987.

     

     

     


    分享到:
    0
    【打印本頁】【關閉本頁】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色爱综合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