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option id="sz6j3"><source id="sz6j3"><tr id="sz6j3"></tr></source></option>
    <track id="sz6j3"></track>

    <track id="sz6j3"></track>
    <bdo id="sz6j3"></bdo>
  • <track id="sz6j3"><div id="sz6j3"></div></track>
    <bdo id="sz6j3"><optgroup id="sz6j3"></optgroup></bdo>

    <track id="sz6j3"><span id="sz6j3"><tr id="sz6j3"></tr></span></track>
    當前位置:首頁
    > 走進黃巖 > 史海鉤沉

    黃海驛道:插羽披星傳戰報
    發布日期: 2019-03-21 14:29   來源: 黃巖區 字體:[ ]


    近期再訪黃海古道,印象最深的是山下廊這一段,河道、路廊、古橋、東官河段皆相對保存完整。古人沿河筑路,長亭短亭,路邊即是河岸,河水潺潺倒映天光云影。隔岸林木高大,樹蔭清圓蓊郁,自成清寂豐沛的世界。一路清景,迎面自可笑臉相迎,走累了路廊歇腳,喝著涼茶,聽人講東南西北、古往今來的故事。想來古人緣東官河而行,一路都是素樸詩意。

    然而,古道的緣起卻是殘酷而猙獰的戰爭。

     

    古道:倭寇頻擾開古道

     

    明代的臺州始終處于倭寇的侵擾之中,而臺州各地,黃巖的東部軍事地位尤為重要。1387年,信國公湯和同明威將軍方鳴謙巡視浙東諸郡海防,二月,設立海門衛。六月,筑海門衛城,同時沿東官河岸開辟一條全長40多里,寬約2米的黃海驛道。驛道沿途設置白石驛鋪和半洋旦(閘門頭)、風水山(山頭金)烽火臺。

    志書記載:“邑南北為甌越通衢,而東抵海門,插羽披星遞傳,絡繹不絕?!斌A道不僅是黃巖到海門的官道。臨海北岸、黃巖北部和海門經白石嶺通向路橋、太平、溫州,也要取道黃海驛道。驛道在臺州的抗倭戰爭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在和平年代,驛道更是方便了一方交通,促進了經濟文化的發展。

     

    驛站:斥候披星傳戰報

     

    鋪,在古代,是單指驛站,稱“急遞鋪”。 驛道上每隔若干里設置一個驛站,驛驛相接、形成網絡,使政令通達,軍報快捷,民情流暢。驛道建成后,在縣東十里的白石設白石鋪,設鋪司1人,鋪兵3人。白石鋪位于白石,附近有白石關??h志載:“白石鋪,東北入臨海界至海門衛”??梢姲资伈粌H道通海門衛和黃巖縣城,并且北通臨海衛,南經白石驛道入太平溫州一帶。

    因軍情緊急,后又在縣東5里增設半洋坦鋪,半洋坦鋪位于閘門頭,即陡門閘附近。閘門頭位于紅三紅四村交界處,東官河至西浦入口。鋪址已消失無蹤,杳不可尋,唯留陡門閘遺址。據萬歷黃巖縣志有載“縣東支河之水,循東傍陡門閘而行”,“宋朱文公議建,后徙于仙浦,元大德中重修”。閘由精鑿的石塊和石板砌成,方正厚重,歷經數百年風霜水激,結構依然完整,落閘的凹槽如初,仿佛隨時待命扼住河流的咽喉。

     

    烽火臺:烽火狼煙遞軍情

     

    半洋旦(閘門頭)和風水山(山頭金)的兩座山頭,當地村民成為炮臺山。炮臺山的稱呼,讓人聯想到烽火狼煙四起,喊殺陣陣,火炮嚴陣以待的日子。這兩座山頭,在明代,都曾是烽火臺。烽火臺聳立于群峰之巔,一路煙樓相望,烽墩相連,曲折跌宕幾百里,是明代海防工中的軍事防御工程。沿海烽火臺遞次啟動,相互通報,頃刻間,敵情便傳至衛所城指揮部,在短時間內就可進入臨戰狀態。為了及時傳遞軍情,明代在半洋旦(閘門頭)和風水山(山頭金)設立烽火臺,烽長1人,烽卒數人,輪流守望。烽火臺的布點,以便于相望為準,這兩個臺,均沿驛道設置在山口高地。烽火臺白日升旗,夜間懸燈,配置信炮、火把、銅鑼。見三山烽火臺發出倭船信號,白日燃煙,夜間舉火。驛道鋪和烽火臺,歸屬丹崖驛館,設在縣城管驛巷,驛丞1人,館夫6人。

     

    路廊:茶話路廊千古事

     

    各地官道上,凡每5公里處必設一路廊,供行人歇腳喝茶聊天,而南方路廊尤多。南來北往的販夫走卒、文人墨客,就著一杯涼茶訴說著一路的消息,鎮日長閑的老者,講著鄉村野店的故事。黃海驛道上有山下郎路廊、下閘路廊、峴岸路廊、下洋鄭路廊,半洋王路廊、三山官路廊、東更路廊、柵浦路廊、朝西殿路廊、道感堂路廊、上張路廊。1941年4月18日,侵華日軍兩輛坦克從椒江灘頭(今7816造船廠)上岸,經葭沚楊家橋,過葭沚、柵浦、烏石、三山官路廊、下洋鄭路廊、峴岸路廊、下閘路廊,在上湗村停一宿返還。坦克從路廊內經過,以上路廊都有不同程度損壞,壓壞驛道石板,拆毀埭頭小石橋。

    幾年之前,山下廊路廊的路面仍是石板路面,而如今已澆上水泥,一側是農村小賣店,現已經關閉。有一小廟,供奉關帝爺。另一側仍然設置水泥空心板條凳,幾年前凳上的老者也早不知去向。

     

    橋:水岸石橋落彩虹

     

    江南水鄉,河網交錯,在東官河流域分布大大小小的溝渠,黃海驛道上自然分布大大小小無數的橋,這些橋有的是平板石橋,有的則是拱橋,落在綠野村落,貫通依依兩岸。黃海驛道上的橋,多數是無名小橋,現在仍有一些完整散落在橘林菜地之間,荒徑青草,小橋流水,別有野趣。其中最有名的橋,是山下廊路廊旁有一座橋,叫紹興橋,是黃巖最早的橋,始建于南宋紹興二十五年(1155),元延祐四年, 即1317年重建。紹興橋一側橋欄已毀,橋身兩側 “紹興橋”三字仍清晰可辨。

     

    六百多年,歲月暗換人間。自民國三十六年(1947)六月,黃巖縣政府令鎮東鄉對驛道改建之后,改革開放三十年間,黃巖至海門的道路由當年的黃海古道演變為六車道的市區大環線的一段。雨夜霜晨,這里行過兇殘的侵略者,行過保家衛國的勁旅,行過文人墨客,行過走親和謀生的普羅大眾。如今,古道則日漸冷落,直至荒廢。東官河水岸即將煥新,古道已經斷斷續續,唯桔園荒徑、殘破的路廊、存留的古橋依稀能見當年插羽急遞,行人絡繹不絕留下的痕跡。

     


    分享到:
    0
    【打印本頁】【關閉本頁】
    Produced By 大漢網絡 大漢版通發布系統 色爱综合网